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2013电视轻时代元年

2018-04-16 14:09:25

摘要:2013年电视行业进入了“轻时代”——全年高速运转,貌似很热闹,但没有鸿篇巨制,也没有创造性的举动,拿着遥控器按一圈,屏幕上到处是形形色色的小人物,过着甜甜蜜蜜的小日子。

电视剧:就像口红,轻轻抹一下也很美

在清华大学与传播学院教授尹鸿看来,2013年电视行业进入了“轻时代”——全年高速运转,貌似很热闹,但没有鸿篇巨制,也没有创造性的举动,拿着遥控器按一圈,屏幕上到处是形形色色的小人物,过着甜甜蜜蜜的小日子。

“2013年电视剧没有里程碑式的作品,播得热闹的作品不少,大部分都是城市生活题材。”尹鸿对南方周末说。

不同于往年多反映家庭苦情和代际关系,2013年的城市生活题材电视剧放弃让人纠结的历史感,专心表现未婚男女的八卦或小爸爸小妈妈的花边。《假如生活欺骗了你》、《辣妈正传》、《咱们结婚吧》、《抹布女也有春天》等一系列作品奠定了2013年电视剧的“轻时代”基调。

都市情感剧中,《老有所依》和《有你才幸福》因为没有放弃现实关怀而显得比较另类。这两部电视剧表现养老问题、独生子女问题、拆迁和买房,收视率和口碑都不错,但它们的传播效应都远低于《亮剑》、《士兵突击》、《潜伏》、《甄嬛传》等电视剧名作。换言之,这两部带有问题意识的电视剧无法冲淡“轻时代”的浓妆。

尹鸿认为,现在电视剧真的就像口红,轻轻抹一下看着很美。

在突然到来的“轻时代”之前,是以“抗日神剧”为代表的“假沉重时代”。《永不磨灭的番号》中手榴弹炸飞机;《箭在弦上》女兵惨遭轮奸后忽然跃起杀掉一群鬼子;《抗日奇侠》中爱国志士徒手撕鬼子;《孤岛飞鹰》中抗日战士的装备比蝙蝠侠还怪;《向着炮火前进》吴奇隆留着飞机头,戴着雷朋眼镜……友叹曰,再不管管,抗日剧都成“封神演义”了。

2013年5月16日,针对部分抗战题材电视剧存在的过度娱乐化现象,国家出版广电总局电视剧管理司着手进行整治。这次整治获得空前一致的赞同,但问题是,“抗日神剧”是怎么来的呢?

有分析认为,谍战热、穿越热、宫斗热、家斗热、涉案热等等各种热都遭遇强制降温,保险的题材只剩下抗日了。大家都打着抗日的幌子做武侠剧、偶像剧、枪战剧、爱情剧……“抗日神剧”应运而生

2013电视轻时代元年

当“抗日神剧”也被整治,选择也就清晰了,那就是“轻”,越轻越保险。

过去普遍认为,电视剧想用家长里短吸引观众,前提必须是真。“轻时代”的真,是“真的真”还是“装的真”?“这个真是轻如梦幻的真,和现实主义的真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在轻如梦幻的真中,个人梦想、家庭梦想、亲情梦想都变得纯洁无比。”尹鸿说。

轻时代:热钱是万恶之源?

“轻时代”的形成原因,尹鸿强调“大的政策环境”,而2013南方周末文化原创榜电视类评委,兰晓龙和全勇先两位编剧,则更强调越来越强势的商业之手。

兰晓龙告诉南方周末,都市情感、家长里短容易通过审查,但制片方更有资金上的考虑。“这样的电视剧成本很小,你把明星码齐就行了,不需要去制作那么多服装、道具和场景。”

年代剧花费就大了。兰晓龙特别想做一部1910年代的戏,大纲都有了,但他自己掂量一下成本就放弃了。“十年前,大家要组织一个想做事的团队还能组出来,60%-70%的运营成本用在拍摄上,做一个逼近真实的虚拟戏剧世界。现在电视剧行业越来越商业化,请明星的成本越来越高,再也不可能把60%-70%的运营成本用在拍摄上了。”

投钱做电视剧的人越来越多,目的清晰直接,就是用电视剧赚钱。这当然无可厚非,哪个投资者是想赔本的呢?兰晓龙说,其实这几年业外人士投钱做电视剧,赔本的特别多。每年死掉的电视剧,也就是没通过审查或者没找到播出平台的电视剧大约占整个电视剧产量的80%左右;这些死掉的电视剧中,80%都是业外人士投资拍摄的。“不过中国电视剧的商业化还远远没有到顶。”兰晓龙对南方周末说。

以美剧为例,投资者大举投入之前往往先进行试播,先播几集看看观众反响,如果反响平淡就收场,反响强烈再砸钱。中国能否借鉴试播模式?

问题是全美国播电视剧的也就几家主流电视台,中国大陆的电视台可就太多了,投资人总归会有侥幸心理,这里卖不动换个地方再卖。“我们如果试拍一集,别说演员了,连编剧都找不到。”兰晓龙说。

全勇先明确表示,热钱介入导致电视剧产量猛增,也导致电视剧急功近利,乃至原创精神沦丧。兰晓龙说,过去看到《潜伏》,感觉是人家真有想法,真有原创精神。这几年看了觉得好的电视剧也就是说做得挺认真,至于原创精神就谈不上了。

[NextPage]  兰晓龙认为,一部好的电视剧有没有故事无所谓,关键在于创作者的创作动力应该来自内心。“戏核”不应该是故事,而是创作者珍惜的东西。“我特别喜欢《加勒比海盗》,老子就是要自由,就是要抢钱,主角有极其鲜明的动机,那个动机就是他的戏核。寻找戏核是花力气的。你要这样去做,制作周期就长。”兰晓龙习惯于花两三年时间准备一部戏,别的电视人几个月就能做完的事情你要花两三年,投资人选择哪个编剧也就一目了然了。对于那些急就章,圈内人一看就知道是粗糙应付,观众未必一下就能察觉。“我不知道观众容忍的极限在哪里,观众比我想象的宽容太多了!”兰晓龙告诉南方周末。

电视节目:既然模仿能成功……

娱乐节目亮点也不多。“一片轻歌曼舞,到处都在唱歌。电视节目和电视剧一样,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轻松、乐呵。”尹鸿告诉南方周末,“以唱为主,但打的是情感牌:励志情感,亲情爱情,甚至歌手之间的情感,歌手和导师之间的情感。歌手选择的歌曲大多都轻柔浪漫,没什么穿透力,像《春天里》那样具有摇滚精神的歌曲基本见不到了。电视节目整年都在调控中过日子,在东调西控中越发同质化。谁一成功大家抓紧模仿,反正迟早要调控。”

2012年浙江卫视《中国好声音》大火特火,此后各个电视台踊跃跟进,到处是唱歌加转身。2013年7月,广电总局与九家卫视关门开会,会议除了公布歌唱类节目的终调控结果,还商议出了对节目调控的相关细则,并以《关于进一步规范歌唱类选拔节目的通知》下发。

通知提出歌唱选拔类节目不能一哄而上,跟风模仿,2013年各台一律不再投入制作新的歌唱类选拔节目。同时还对节目模式提出了具体细致的要求,诸如“导师评委要加强点评的专业性和针对性,加重歌曲演唱和歌曲欣赏的基本知识讲解,避免夸张作秀,互相恶搞以及不文明言谈举止,不能喧宾夺主,刻意制造噱头和看点,使节目成为名人明星宣扬自我的舞台”。

通知中重要的一点是控制引进海外节目模式,鼓励原创。让人难堪的是,观众买账的节目基本上都是引进国外版权,原创节目形态难觅踪影——“中国好声音”,源于荷兰电视节目《The Voice of Holland》;“中国梦之声”原型是在美国拥有12年辉煌收视历史的《美国偶像》;“美和声”源于美国ABC电视台节目《Duets》。横空出世的“爸爸去哪儿”,没有主动炒作完全靠口碑,忽然就火了。没有意外,该节目版权和模式购自韩国MBC电视台的《爸爸,我们去哪儿?》。

电视片:小年,“舌尖”大年

央视纪录片2013年喜获丰收,《丝路,重新开始的旅程》、《茶,一片树叶的故事》探索叙事技巧,多少使观众有耳目一新之感。而展现港珠澳大桥、北京地铁络、超级LNG船等五个重大工程项目的纪录片《超级工程》,则让人感到,原来政绩宣传也可以做得如此吸引人。与《超级工程》类似的是《大国重器》,这部纪录片是为纪念国务院《关于抓紧研制重大技术装备的决定》颁布30周年而拍摄,这30年里,中国已经跻身世界装备工业大国行列。

“‘舌尖’之后,纪录片看起来好像进入了复兴状态。然而2013年的纪录片主流化、商业化的倾向非出突出,过去纪录片偏好沉重题材,现在纪录片投入大了,主题轻了。‘舌尖’有商业成功,有政治成功,有观众口碑,纪录片人何乐而不为?于是群起而模仿。”尹鸿说。

眼下观众从眼睛到味蕾,都在期盼“舌尖2”的到来,观众肯于对一部纪录片寄托这么大的期望,无论如何还是值得欣慰的。

“也是小年。我跟人开玩笑说,中国电视台的节目都变成国际、周边、两岸了。”尹鸿认为,电视报道变弱,其中一个原因是电视阵地基本让给了互联。

现在络已经壮大到所有传媒不得不正视的程度。平媒如此,电视圈也如此,甚至连电视剧创作者也开始郑重地考虑络收视率。

兰晓龙认为,年轻人已经习惯于在络上看小说,也习惯了在络上看电视剧。“我们意识到了络的重要性,但目前还没有具体的应对措施。络电视剧制作成本太低,连二线人员都不会投入。一部络电视剧制作成本一般也就二十多万,搭个稍微像样点的剧组都搭不起来。现在一线明星费用很高,编剧导演也不低。但大家迟早要面对这个问题。”

很多电视人都说,自己都不怎么看电视了,2013年特意打开电视看的只有神舟十号和嫦娥3号,再有就是恒大的亚冠决赛。

全勇先和兰晓龙都是不看电视的电视人,他们认为从电视的收视时间、收视面、广告收入来看,电视媒介的地位没有改变,但它对社会的影响力在下降。“就像广播成为开车时的伴随性媒介一样,电视逐渐成为客厅中的伴随性媒介,电视开着,人们可有可无地看着。真正需要信息时都上去看了。”全勇先对南方周末说。

防静电工作台
捕鱼游戏代理
南浔孔雀城
哪里有卖搅拌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