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再访山西灵石非法小煤窑矿工死亡是家常便饭

2019-01-10 12:41:33

再访山西灵石非法小煤窑:矿工死亡是家常便饭

在7月15日灵石发生导致50多人死亡的蔺家庄矿难后、仍然违反全县停产令出煤的井口已经上了锁,严重违反安全生产规定使用三轮车下井的井口,也已经贴上了封条。

灵石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执法大队分队长阎永平,告诉,2001年发生事故后,酸枣沟煤矿就被关闭,主井被填实,另一个斜井也被封闭,不可能再生产。

灵石县政府清除当地非法小煤窑决心很大,将对官煤勾结、为非法煤窑充当保护伞的行为进行严厉打击。

央视《经济半小时》8月23日播出节目《再访灵石小煤窑:每年都会死人》,以下为节目内容。

8月9日,我们《经济半小时》栏目报道了,就在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李毅中赴山西灵石调查“715”矿难期间,距离他不到10公里的地方,几个小煤窑公然违抗禁令,一直在偷偷挖煤,并且还制造了新的矿难。

小煤窑在安监总局局长眼皮底下非法采煤,这起事件的恶劣程度超出了人们的想象,这几年矿难频频发生,小煤窑屡禁不止,我们反复地在问为什么?为什么国家三令五申,为什么以铁腕着称的李毅中拍案怒斥,那些小煤窑仍然在制造着悲剧?透过我们的这次调查,我们可以找到答案。

对于我们调查到的真实情况,国家安监总局发言人黄毅是这样看的。

:“我是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在灵石县“715”发生53人死亡的矿难以后,李毅中局长在那儿督察,我们发现在他眼皮底下10公里之内有两个非法小煤窑在生产,是我自己去采访的,对这个事情你怎么看待?”

国家安监总局政策法规司司长黄毅:“我看到了你的报道,而且李毅中局长对你的报道非常重视,专门指示山西省煤监局的局长对你所报道的这些内容认真地进行调查核实,对你反映的问题也要认真地进行查处,我们会给社会一个满意的答复,同时我们也非常赞赏你在安全生产这方面所发挥的这种舆论监督的作用,同时也希望你能够进一步对安全生产领域所存在的问题积极主动地进行曝光,帮助我们共同加强安全生产的监督管理。”

:“我们采访中发现,这个正在顶风开采的小煤窑是在五年前就被政府宣布勒令关闭的一个煤矿,它依然能开五年,您觉得这个现象说明了什么?”

黄毅:“当然对这个问题,现在正在调查之中,我想既然你反映了这个问题,而且它能够非法开采五年之久,我想背后肯定有一些不被我们所知的问题,也不排除有一些腐败行为的存在,对此我们一定要认真地进行严肃的查处,决不姑息决不迁就。”

看来,我们的报道之所以受到国家安监总局的高度重视,就在于它揭示出了目前煤矿安全监管体系的尴尬。我们的节目播出之后,引发了很多媒体关于煤矿安全生产的大讨论。

《光明》发表评论说,对于存在着极大安全隐患的小煤窑,早在几年前,国家就出台了一系列的文件,召开了一系列的会议,要求该关的关,该停的停,各级地方政府也纷纷向中央表态,坚决贯彻中央的指示精神,可是,几年来的情况如何呢?该关的小煤窑并没有关掉,该停的小煤窑也没有停下来,不该发生的安全事故继续发生,作为国家安全监督局局长的李毅中也继续马不停蹄地奔波于各个安全事故现场。

《华商报》发表了一幅漫画,安监部门像救火队员一样,四处灭火,但就在安监部门脚底下,非法小煤窑的老板却说,他灭他的,我们挖我们的。

《人民》的评论是《小煤窑何以敢叫板李毅中》,“即使李毅中再能发火、再能救火,也只能是他一个人的作用,安全生产必须以国家强制力为依托,而且还要狠抓落实。”

媒体对于这一事件的关注,其实反映了公众对安全生产的担心和忧虑,也引起了山西省灵石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县委县政府决定,组织全县的党员干部集中观看我们《经济半小时》的节目。

8月16日,山西省灵石县专门召开全县乡镇干部、煤矿管理相关部门以及全县煤矿负责人大会,集中观看了《经济半小时》对山西灵石酸枣沟、晋灵两个煤矿违法开采,隐瞒事故不报的报道,灵石县领导肯定了经济半小时对灵石煤矿安全生产的监督,并且在会议上要求全县各级干部对节目中暴露出来的问题、管理漏洞进行反思,切实做好煤矿安全生产管理工作,会议强调将对官煤勾结、为非法煤窑充当保护伞的行为进行严厉打击。

我们看到了灵石县委县政府清除当地非法小煤窑的决心,我们的也在这期节目播出之后,再次赶到灵石,对那两个被曝光的小煤窑进行了进一步的调查。

灵石严查晋灵煤矿

在调查组成员--灵石县副县长丰开成的陪同下,来到了晋灵煤矿和酸枣沟煤矿。

“现在就是我们接管它。”

“这里的人都还在吗?”

“早已经走了,工人都已经回去了。”

现在,在7月15日灵石发生导致50多人死亡的蔺家庄矿难后、仍然违反全县停产令出煤的井口已经上了锁,严重违反安全生产规定使用三轮车下井的井口,现在这里已经贴上了封条。

“8月10号封的,刚封的。”

“叫这边监管人员过来,这家伙里面做得好着呢。”

在是一个装了卷闸门的隐蔽井口,那么这个井口里面到底做得有多好呢?

“这做得真隐蔽,打开,为什么做几道门,还有门了,好几道门,他这样做是不是为了隐蔽?”

“这就是为隐蔽嘛,咱们调查它的材料,它是从去年7、8月份打的。”

此时从门向洞里走10多米就被一面墙堵上了,透过墙上的缝隙,可以看到里面的巷道已经被石块堵上。

“里边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它已经炸了。”

陪同到矿上的副县长丰开成强调,这几个巷道、坑口都属于一个有证的煤矿——晋灵煤矿,和2001年发生9人死亡事故的酸枣沟煤矿没有任何关系。

“它是有六证,但是现在两证过期,2001年发生事故倒了罐,死了9个人的井在下面,咱们到那看看。”

2001年出事的酸枣沟煤矿,距离晋灵煤矿只有不到200米。

“这个就是01倒了罐,死了九个人那个井,原来是个竖井,现在被炸掉了,填没了,早就填没了。”

“中间炸了再拿土填实,填起来,就是现在这个井,现在是填得实实的。”

阎永平,灵石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执法大队分队长,负责晋灵煤矿的安全生产监督工作,他告诉,2001年发生事故后,酸枣沟煤矿就被关闭,这个主井被填实,另一个斜井也被封闭,不可能再生产。

按照阎永平的说法,这个井口是2001年和主井一起被封闭的,但是发现,这些被埋进土里的草和边上自然生长的草明显不同,这些草周围的土和砖块应该刚刚运来不久,这个2001年就该堵上的洞口难道是刚刚堵上?难道这个矿井一直就没有关闭?

矿井为何关而不闭

酸枣沟煤矿和晋灵煤矿的一部分都位于一条山沟里,正好可以俯瞰整个矿区的娘家山村,今年已经70多岁的刘文堂是这个村的村民。

“2001年当时,这个井死了9个人,后来说那个井口就堵上了,它是一紧就不干了,一松它就干。”

“今年没有出?”

“今年没出,去年也没有出。”

“那2002年、2003年呢、以前出吗?”

“以前出,一直出煤出着呢。”

“现在斜井口不是用砖头堆上了?那是啥时候堵的?一直出煤口是什么时候封的?”

“不是前天,就是大前天。”

刘玉田也是住在酸枣沟煤矿附近的村民,他自己养了几只羊,这几年一直在酸枣沟煤矿边上的几座山头上放羊,因此,酸枣沟煤矿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眼皮底下,因为担心在高处看的有偏差,和他一起来到了井口边上。

“9日还是10日把口堵上的?”

“就是10号左右才堵上。”

根据村民们的介绍,酸枣沟煤矿在2001年发生造成9人死亡的事故后,尽管县里下令关闭这个矿井,并且吊销了这个矿井的所有手续,但是这个无证的黑矿却从来没有真正停产,一个被取缔的矿井竟然一直在违法生产,他们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呢?找到了几位以前在酸枣沟煤矿挖过煤的村民。

“来查窑了他提前就知道了,一打所有人就放井架,一天放过三次。”

“谁给他打?”

“不知道谁给他打,反正他就知道了,一接矿长们就着了急,就开始忙开了,就把井架放下来。”

“把人叫上来?”

“不叫,人就在下面呆着,他这个井架随时倒随时起,查窑的一来马上就倒了,查窑的前面一走,后面就起来了。”

“那个井架那么大、那么重,怎么个倒起法?”

“他拿绞车拽着,装载机顶。”

“他把那个井架弄到需要多长时间?”

“那个时候那个井架不太大,有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准能起来,那个井架地下都焊着爪子,焊着螺丝,对上就行,一拧螺丝一对就行。”

让这些村民们感到有趣的是,每次上面只要一来检查,老板事先都会接到,而检查的人来了后也不会仔细看,因为只要仔细一看,不可能不发现问题。

“他们来查有时候过去都不过去。来看一下掉头就走了。”

“到那看一下呢?”

“他们就不看有时候。”

“不到坑口看?”

“是。”

“那在那看呢?”

“有时候在办公室绕一下就走了。”

“那查窑的也不下去看看吗?不到井下去

钢质防火门价格
铝型材加工厂
污泥烘干机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