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

东莞菜农的故事种下去的是菜籽长出来的是希

2019-06-13 20:30: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东莞菜农的故事 种下去的是菜籽 长出来的是希望

油麦菜成熟了。李晓瑛夫妇一整天都在地里忙收割。陈奕启 摄  李晓瑛:40岁  籍贯:广东茂名  职业:菜农  来莞年限:20年  早上5点,天还没亮,麻涌川槎的菜田片区却是星光点点。周围20多户菜农已经下地开工。李晓瑛和丈夫黎国保也已起床,他们头戴灯帽进入自家菜园子,忙着撒菜籽、种菜秧,开始了一天的种菜生活。清晨温润的天气,适合栽种娇嫩的菜秧。  一个城市如一个人,在幸福来临的那一刻,颤栗感觉到幸福的是遍布全身的神经末梢。在这个城市树枝状无限延展的神经末梢里,每个细小的点都站着一个人,甚至一群人,城市给他们养分让他们扎根生枝,让他们饱腹裹衣、为他们遮风挡雨。他们也回馈着这个城市,用汗水与泪水滋润着他们脚下这片土地“。  他们是醒来早的清洁工、清理下水道的城市清肠人、能背起一座“粮仓”的搬运工、用脚步丈量城市的飞速“快递”……他们是你,也是我,他们是每个人。  (卓奇文)  一句话“我城”  除了种菜,其他的我们也不会干,年纪不小了,再创业也不现实。东莞离老家近,气候也习惯。孩子们读书也在这里,他们都把自己当东莞人。这里打工的多,种地的少,我们这样的菜农还是有市场的。希望能一直种下去,种到三个孩子读完大学。———李晓瑛  田野上的午餐  蒙蒙细雨中放眼望去,上百亩绿汪汪的菜田愈发显得青翠。一年前,这里还只是一片杂乱的香蕉林。去年年底,李晓瑛和其他20多户菜农来到麻涌,每家向当地的私人租用了几亩地,把香蕉林开荒成菜地,种上了油麦菜、番茄、辣椒等。  上午11点半左右,李晓瑛停下手里的活,摘了几棵油麦菜,冲着远处犁地的丈夫黎国保喊道:“中午吃油麦菜焖饭,好不好?”黎国保手扶拖拉机,注视着前方,缓缓地朝前走,没有回答,突突的马达声淹没了妻子的声音。看着一旁的,李晓瑛笑着给自己圆场:“问也是白问,他什么都觉得好吃。”  在离菜地不到2米远的田埂上,就是李晓瑛和黎国保的家,这是一年前他们来租地时自己搭建的砖头平房,房子不足两米高,用木板隔开几个小间,除了三张木板床、一张破了皮的沙发,一台21英寸的电视机外,再没有其他像样的家具,地面还是原生态的泥块状。  此时正是东莞的阴冬,天天阴雨绵绵,气温不过十来度,李晓瑛脚下却还穿着凉鞋。“天天在泥水里泡,不觉得冷。我三个儿子经常下地帮着收菜,他们现在回家也穿凉鞋。”李晓瑛裸露在外面的脚背上,有一条条开裂的伤痕。沙发旁边,放着三双大小不一且沾了泥巴的童鞋。  李晓瑛说的油麦菜焖饭,就是把油麦菜切碎,和米饭放在锅里一起水煮,撒点油和盐水,再加点辣椒,这就是他们夫妇俩的午餐。  就在李晓英忙着做油麦菜焖饭时,隔壁邻居陈化青一家已经开饭,他们中午吃的是西红柿炒蛋、水煮青椒。除了鸡蛋以外,西红柿和青椒都是刚从菜园摘回来的。  今天掌勺的是23岁的女儿小玲。“我和爸爸妈妈三个人,每顿饭都炒两个菜,自己种的,也不用花钱。”小玲去年年底生了小孩后,就搬来和父母一起住,在这田间的小屋里,带带小孩,做做家务。  5亩地两个劳动力  李晓瑛家和陈化青家并排隔壁,他们两家的菜地一个在房前,一个在屋后,各5亩左右,一亩地租金每年1500元。  李晓瑛家的地以种油麦菜和生菜为主,陈化青一家则多种番茄、青椒。前后左右就这两家人,没有其他邻居,所以经常是你送我家一篮番茄,我回你家一把生菜,两户人家经常在一起交流种菜经验。  这片方圆好几里的景观,都是像他们两家一样,两户挨着的棚居连着一片片菜田。每家租种菜地数目也都在四五亩左右,通常是夫妻两人一起打理。  只要天气好,李晓瑛夫妇天不亮就下地,犁地、翻土、撒种、浇水,一直要忙活到中午,吃口饭歇息个把小时,下午继续开工。  “有时候真的忙不过来,这半边的油麦菜马上要收了,那半边的生菜又等着浇水,都赶在那几天。叶菜娇贵得很,多等一两天就坏了。”李晓瑛说,这里的晚上和早晨一样,人人戴着灯罩在地里加班,有些闲不住的人,能忙到晚上十一二点。  难熬的是夏天,仲夏天气干燥,蔬菜产量也不如春秋季节。白天日头大,晒得要死。晚上稍微凉快,田边蚊虫又多,不穿长衣长裤,根本出不了门。  “还好现在犁地洒水都有机器,活不重,就是每天弯着腰累啊。”忙完一整天,黎国保想念的就是木板床,尤其躺在床上和孩子一起打闹。  “孩子嘛,喜欢跟爸爸闹着玩,玩输了就让他们捶捶背。”李晓瑛有三个儿子,老大是个住校的初中生,两个念小学,读三年级的小儿子特别懂事,每天回家都帮父母捏腰捶腿。访问 返回东莞本地宝首页>>

检查化验
胆管癌
seo怎么做内容优化
分享到: